欢迎光河南欣浩林业有限公司!

真人钱牌扑克

    联系我们
    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    幸福也许就是做一个不思进取的人

     
      近来睡前总要打开有声小说聆听,时而听听鹿鼎记时而听听周大哥,心里跟着默念熟悉的段落。这样睡下来居然没有噩梦,自然,醒后电脑还在工作状态。此等小节也就不加理会了。昨天到“藤野先生”那段便睡了,今天醒来刚好是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。
      
      8月2日连班,白天在家守着母亲输液,姐姐今天打工去了,挣了100元,想必一定很累。几日来一直是姐姐守着母亲,直到今天我才有了时间。其实我是可请假的,姐姐坚决不允。这个月开始机组人员加薪了,据说,我们也要加,即使加些还是很低的。一个没有本事挣钱的老男人真让人羞愧。
      
      8月3日晨,在工厂吃了2个馒头,一些咸菜,喝了一些饭汤。上午和哥们去南关给电脑治病,回家已是中午时分。哥们提议去山西小吃吃火烧。屋内只有一对老年男女吃饭,男的大概70几岁,头皮剃得光亮,肤白中等身材,坐下来看着有些驼背,眼中精光大盛,好似有着深厚内功一般。女的大约60几岁,齐头短发亮而乌黑,肤黑微胖,脸上有红色胎记,年轻时也不像是美女的那种。
      
      女的说,非要在这吃么?在家随便吃些也就是了。男的回道,你不搬过去呢,我脚着咱俩一个月有一袋面也就够了。女的低头喝汤,方久抬起头说,这会儿一袋面也得80多块吧。男的回应道,上次送面的说60多块。
      
      哥们问道,你母亲好些吧?啊?你想啥呢?恩恩...好些了,没啥。我回道,和哥们说了一会闲话,下边几句没有听到。
      
      直到他俩吃完,才见女的起身把剩下的一个火烧推给男的说,这个吃不了,你带回家吧。男的推给她说,你拿着吧。女的拿起火烧说道,那我先走啦。男的没起身说,你先回吧,我这就走。看着他俩先后走出小酒馆,俺怅然若失,手里端着酒杯,不觉痴了。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7月29日买了绿军挎,两个字“喜欢”。走遍裕华路再没有第二人和俺一个品位,在保百听到两位售货员在身后说,啊!为人民服务。不要脸的说一句,脚着自个儿特拉轰。
      
      中午下起了雨,在路边吃了一份红烧肉,喝了一个啤酒。走到钟楼那儿,见一女子背着包前行,后面一小偷尾随其后,手伸向女子背包。俺悠然站定怒目而视,小偷此时也以看到我,随即停下手里的活计走向路边,和另一同伙汇合。距我大概有7--8米远,小偷将手指向我对那人耳语,大概是说我坏了他的好事。此时,又有一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撑着伞加入,两人指向俺对黑衣男子耳语。
      
      俺有些发慌,眼光开始寻找称手的家伙,偏偏脚下连块板儿砖都寻不到,抬眼看到前方铁架路障上有根手腕般粗细的铁管,此时裕华路正在翻修,大概是工人遗留下来的,俺迅速向铁管那边走去,背靠着路障。两人尾随而来,距离还是7--8米远处站定。俺点着烟望着他们,想着暂时不走不动,静观其变。大约一支烟的功夫,他们消失在人群里。
      
      俺继续前行,在北国买了一件衬衫,想起同事让捎带买钟楼的面包,又返转回去,最终还是没有遇到那几个人。也许,他们把我当做便衣了吧。钟楼的面包很难买到,不仅需要排队等待,还要求限量,每人一次只能买4个。俺身后一位沧州的朋友说,哥们,从这去客运中心怎么走啊?我回道,待会你跟我走吧,俺刚好也去那里。那人说道,你不是保定的啊?我回道,俺是保定农村滴。
      
      那你是保定哪片的啊?那人问道。我告诉他是白洋淀那片儿的,安新县知道不。那人说去过白洋淀,不好玩。我问他,你是学生吧?在哪上学呢?他说是河大的。我说那可是李启铭的母校啊,天下第一牛句的发源地,我爸爸是李刚嘛。沧州小伙子害羞的低下头。俺寻思,这是个好孩子,知道害臊了。小伙子说道,哥们,一会你要排队买了,可不可以匀给我2个。我说当然可以,也许咱俩都能买到捏。小伙子又说道,一会儿咱俩打车走吧,一人一半车钱,咱保定出租车有燃油税吗?打车得多少钱啊?俺说,不会超过15块钱,这要算绕东风路,要是走裕华路最多10块钱,燃油税还是有的啊!
      
      下午没有回家,直接奔工厂了。
      
      30号和朋友聊天,朋友说俺这的工人每月都合4000来块钱呢。明年可不要在你那工厂做事了,还是出来看看吧。俺说这个可以考虑,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,金钱就是唯一的信仰了。最近一直在听老罗的“亚细亚的孤儿”,老罗的烟酒嗓就像一记黯然销魂掌一直拍打我的灵魂。两个人的悲剧无非就是,好起来不给你空间,恨起来又不给你机会。
      
      31号、1号工作吃饭喝酒睡觉无事可记。冷不丁念起衡山莫大先生,一把胡琴一壶浊酒混迹江湖,妈的,和尚我就这么着了!
     
      话说姚明退役后,由于身高太高,生活很不方便,四处寻医而不得解。一天偶遇一位高僧。高僧说,他有一副秘方,吃完可以将他身高降到一米8。姚明听后大喜,说:“太好了,我打算给奥尼尔带一副过去,请问高僧,这药叫什么啊?”高僧答曰:“矮油”!唐山大妹子去青岛看草原了,石家庄朋友去北京看海了,保定大妹子来白洋淀看船了,矮油!济南朋友一句责任大于己欲,俺就坐这儿写字了。
      
      7月15日中班,下午15点30分---22点30分,21点夜空下起暑伏第一场雨,原想第二天浇玉米的,天公作美,俺这懒人也有懒福啦!16日晨换了俺的工作服,路上买了2个驴肉火烧,给哥们帮忙盖厂房。哥们说,昨晚一场好雨,暂且休息,工匠说下午开工。俺抱歉的说,下午俺还有公务,明天上午再来吧!
      
      17日早晨6点哥们电话请俺过去吃饭,俺心思要不路上再吃火烧,想想还是省下2元吧,也许去了他们还没吃饭呢。到得工地人家早已开工,俺到后山墙锄泥搬砖,手里忙的不亦乐乎,心里想的却是孔师韩寒的文字。五哥在屋里搬砖赞道,看遍四墙山泥,只有和尚兄弟锄的最好啊!哥们近几年生意越做越大,由作坊式的加工转移到野外工厂,因着工匠太忙寻不到人手,只好由兄弟们帮忙啦。花钱请了几个师傅指点,大多工作就由弟兄们承担了。
      
      中午吃饭,和尚把诸位师傅安排就绪,看着各路英雄吹啤酒,和尚笑道,俺只会吹牛逼,不能吹酒,俺就用杯啦。一长老笑道,瞧,我多像个傻逼啊!和尚笑道,嘿,你还别那么自信!众人不禁莞尔!午饭后哥们吩咐道,兄弟有事下午去吧,改天有时间再来。
      
      18日倒班,早晨到地里拔苗,大概俺第一水浇的比较早,俺的玉米已到柳腰,黑壮挺拔独树一帜,更妙的是俺每亩只放了3斤种子,株距间隔恰到好处,好不快活人哉!路上看了俺1亩的杨树,村长说,这些树上面有高压线,电力局要求伐掉,但补偿款是没有的。约好上午来地里实地勘测,俺在地里打了村长电话,发觉已经关机了。
      
      19日晚夜班,22点30分---7点30分。连日来每天傍晚都要来一场暴雨,老天像是一个慰安的女人每天啼哭一番,咋就没有一个帅锅安慰一下捏?俺也像个鸡似的昼伏夜出,貌似也没有银儿来安慰下。20日同和凡来看我,带同打了防疫针,并买了食品若干。姐姐中午来看同,给同5块钱,同坚持不肯要,姐姐气呼呼的回家了。下午带同出去骑单车,同说道,一会儿给我5块钱。我问道,姑姑给你钱你咋不要呢?姑姑很生气捏。同沉吟道,我钱已经够用了。
      
      俺坐在河边看着水流沉思,也许同有思想了,就像流年说的,有着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。我又怎么能不了解呢,就像我最近很少去小饭店吃饭了,哪怕自己在家吃得再简单,就算哥们邀请我去娱乐场所找女人,我也不去的。原因无非是,我怎能让饭店主人想到我是因为没有女人做饭才来的,怎能让哥们想到我是缺少女人温存才找小姐的。大概同也认为,我既有完整的父亲母亲,怎能让人可怜呢?
      
      青丝说,多可爱的娃啊!
      
      21日继续晚夜班,南区开工了,工厂逐步正常,以后大概没有休假了,这样也好,至少多收人200元。凌晨1点同事请俺去南区,同事买了啤酒大饼一起吃饭,班长笑道,明天主任盘查起来,哪个也跑不掉的。事后俺问同事花了多少钱,同事说49元。第二天俺给了同事20元,同事既不是哥们又不是朋友,还是清楚一点比较好。
      
      22日晚夜班最后一夜,石家庄大妹子说,今天心情不好,听了张国荣的“有谁共鸣”,感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好听,心很疼,祝福和尚早日找到心爱的女人。和尚回复说,更希望大妹子早日找到疼爱你的人。南方妹妹来信说,我还是忘不掉。和尚回复说,那就不要忘!保定妹妹说后天来白洋淀看船,和尚回复道,俺就不能当向导啦,后天白班,改天俺请你吃酒赔罪吧。化蝶大妹子今天去青岛游泳啦,和尚回复道,多拍些照片看看,就当俺也陪你去看海啦。化蝶回道,俺又不是美女,有啥好看滴?和尚回道,那就多拍美景哈!化蝶笑道,臭和尚找死啊!
      
      三哥是个粗人,身强体壮相貌堂堂,没啥本事,平时也就做些苦工,但脾气非常大,年轻的时候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蹲过监。和三嫂恋爱的时候娘家人一直不满意,最终三嫂还是嫁了过来。一天,三嫂在邻居家打牌,三哥酒后回家,看家里没人,便寻到牌局。黑沉着脸唤三嫂回家,三嫂软语温柔道,你来啦,下来就回。三哥冲上前将牌桌掀翻,骂道,成天介打牌混日子,这日子还有法过吗?众牌友急忙散了劝其回家。回到家中三嫂顶撞几句,三哥揪过痛打一顿,女儿哭着拉开。三哥怒气未消,抬手将电视机摔倒,挥起木凳将窗户玻璃打碎。
      
      晚上我们过去,三嫂梳起头发,正忙着做饭打扫屋里的碎片,说道,明儿你们兄弟跟着去城里,再买一个电视机,他就爱看个电视剧啥的。我们都知道三哥没有余钱的,做生意的哥们拿出1000元买了电视机。你要觉得三嫂是个老实银儿就错了,三嫂可豪迈了在俺这村,一般的婆娘是不敢和其对芒的。俺常常思索,若不是三哥这般的汉子哪能镇得住她呢。
      
      刘哥忠厚老实木讷一庄稼汉子,除了平时爱打个小牌,也没啥爱好。刘嫂闲来无事在家开了一个牌局,请几个闲汉在家打牌,刘嫂负责端茶倒水伺候,人手不够时凑个手,一圈下来庄家拿出几个小钱做为头钱。一来二去的刘嫂就和一闲汉有了暧昧,起先两人还有些避讳,后来就公然在一起快活了。
      
      一天,刘嫂招揽闲汉在家打牌,堪堪过了吃晚饭的时间,刘嫂麻利的为大伙包了饺子。大伙开玩笑说,今天吃刘嫂的饺子,还不是沾了**的光。刘嫂愉快的回道,吃吧,吃饭都堵不上你那臭嘴。此时刘哥做工回家,说道,包的饺子啊。闲人说道,刘哥回来啦,趁热赶紧去吃吧。刘嫂鄙夷的说道,让让你是个理儿,没有下上你的米儿。
      
      刘哥没有理她,径自去了,刘嫂跟着进得里屋,嚷道,就是喂了狗,也没有你得吃!说完,将一盘饺子端出扔到院墙。众闲汉面面相觑无言以对,牌局就此散了,各自回家。我听闻诧异的问道,怎么刘哥不选择离婚呢?哥们回道,人家刘嫂提出离婚,刘哥还不离内!我恍然大悟道,原来如此!
      
      今天很热,天气预报说34度,俺也该去睡觉啦,最后就说说西太平洋大学吧。话说打工皇帝唐骏来到美丽奸的西太平洋大学镀金,唐骏来了3个月,还没见到授课老师,更别提上课了。唐骏心想,这美丽奸忒他妈民主和自由啦,花了5万美刀总也得见见教授吧。
      
      忽忽又过1月,学校网站发出通知,明天上午9点著名的教授来上课,而且只讲一节课就毕业。大伙早早来到教室,都想一睹著名学校著名教授之风采。堪堪9点30分教授才姗姗来迟,教授留着长发,穿一破洞牛仔裤,披一件旧西服,远看像个政客,近看像个艺术家,再看更像流浪歌手。教授说道,今天给诸位上课,只有一个问题,大家回答完就算毕业了。教授问,“烂掉的萝卜和怀孕的女人有什么相同点”?一美国学生答,“都是虫子惹的祸”。同学们认为此答甚妙,教授给了60分。唐骏的答案获得教授的满分,唐骏答道,“都是因为拔的晚了”。
      

    上一篇:每个人都是用歌声走进爱情但结局不同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